快樂小藥師
本部落格為介紹醫藥相關知識部落格,並沒有販賣藥品。此外文章部分內容可能會引起您的不安或是心理不適,在按下繼續閱讀前,請先自我評估,謝謝(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先告知 左右水平廣告輪播-語法
  • // 如果你希望圖片繼續多一點,那就自己再複製增加

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非類固醇類消炎藥的藥動學性質及每日最高劑量參考表: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輝瑞(Pfizer)王牌膽固醇藥Lipitor專利期2010年屆滿,公司寄予厚望在另一隻研發中的膽固醇新藥Torcetrapib身上。豈料82名病人在新藥的臨床試驗中死亡,輝瑞上周末即時宣布中止一切試驗。

事實上,Lipitor所屬的Statin類別藥物,在過去一段日子的競爭,也愈來愈激烈,雖然輝瑞在膽固醇控制的Disease Management,仍算是首屈一指,不過領導地位,已經岌岌可危,遑論要保住每年逾120億美元的收入。

Lipitor的銷售,佔輝瑞總收入逾兩成,而且市場其實早已預期,新藥會以每年200億美元的收入接力。Torcetrapib臨床試驗失敗,雖然未至於令輝瑞一蹶不振,但是危機帶來的影響之深遠,絕對不容輕視。

輝瑞行政總裁Jeffrey Kindler,在上周六的新聞稿集中談輝瑞的企業發展,現在的策略,似乎以保住Lipitor為先,盡量就事件作出Damage Control,避免同業借機搶走輝瑞在Statin類藥物的市場佔有率。不過,從新聞稿措詞分析,輝瑞管理層也對成功推出Torcetrapib的機會有極大保留。前晚美股開盤,輝瑞股價下挫逾一成,蒸發了近180億美元的市值,看來,這就是財經界對這次事件帶來的傷害的評估。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輝瑞的內部人事問題。話說Pfizer的前任主席兼總裁Henry Mckinnell 7月辭任總裁,只留任主席至明年2月,並由律師出身的Kindler接任,原因是董事局對Mckinnell有所不滿,認為他過份進取的態度令輝瑞賬面上蝕了1400億美元。

Kindler不是傳統的輝瑞人,這宗任命反映了董事局希望輝瑞可以重回比較溫和保守的路線。可是話說回頭,Mckinnell執掌輝瑞時,除了在收購上積極進取,也膽敢跟政府和輿論對著幹,甚至自撰了《A Callto Action》來揭露美國醫藥官僚的僵化,這些都是處理輝瑞現在這種危機必要的氣魄。究竟Kindler是否可以同樣勇敢地面對問題?這就惟有留待日後的歷史去評價。不過相信處理不當的話,Kindler極可能會是輝瑞有史以來在位日子最短的一個CEO。

觀乎輝瑞近年成功推出的新藥當中,最暢銷的Lipitor和Celebrex是靠收購其他藥廠羅致旗下,根本不是自家產品;就算輝瑞有足夠財力透過收購增加未來新產品的種類,其實亦是治標不治本。支付高昂溢價收購另一家藥廠,就是輝瑞摒棄Mckinnell的主因;Kindler上任後也表明了要重新定位輝瑞,集中資源在研究和開發新產品,簡化其他部門的運作。言下之意,就是要從根本改變當年Mckinnell以收購壯大產品選擇的策略。

回頭路既不可走,不過靠自家發展新產品既不是一蹴即就。像Torcetrapib的開發,早在1990年便開始了,誰知道要到臨門一腳才鬧出如此恐慌?而且輝瑞過去三年每一項產品的平均開發費成本大幅提高了三成,似乎自家發展新產品,也不是一條平坦的康莊大道。

事實上,藥業面對最大的挑戰,市場上的競爭還是次要,更大的壓力還有藥物註冊和測試的繁複程序,以及官僚令開發周期拖長和成本提高。由於藥物要在專利期內收回成本就惟有將定價提高,卻引來侵權和假藥等等問題,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可能這才是輝瑞最大的困局。

幾年前,科網股爆破後,有不少人將市場的焦點放在生物醫藥業,理由是人口老化必然會為醫藥帶來龐大的市場需求,甚至到了現在仍然偶爾有少數生物醫藥概念股在苟延殘喘。不過,看過了輝瑞的困局,市場也應該要對這個範疇的前景重新評估。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