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ce1  

台灣人有一個怪現象,就是會深深著迷在某一件事情,然後就一頭熱,盡力的去鑽研,但是卻不願意去了解他的成因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做。


舉例來說,就像台灣的電子產業,代工技術奇佳無比,讓世界各國龍頭都競相來找台灣人代工。

當然不是不好,但是卻失去自己開發或是研發的能力。

其實從生活中其他事情也可以發現,我們比較喜歡努力一個勁的去做,但是都不曾去思考為什麼,不會去想怎麼會這樣,也懶得去琢磨事情發生的原理。

就好像螞蟻一樣,服從一個絕對的領導,然後自始至終都是不斷的工作,自己思考的機會卻很少。

再舉幾個例子,有一個東西,叫做EBM,應該現在的醫學院學生或是醫療從業人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吧!

這個EBM,全文叫做evidence based medicine,台灣翻譯叫做實證醫學。

好東西,更正確的說,是一項好技能,怎麼說是一項「好技能」呢?

就像是畫畫,寫書法、跑步、游泳、騎腳踏車一樣,擁有他,會對你的生活或是你的專業甚至是你和你周遭的人生命有所幫助,但是他絕對不會是左右你生命及你學習的重心。

或是像英文一樣,對大多數人來說(除了你是英文老師),英文是一個好「工具」,可以幫助你增進人與人的溝通,讓你去世界各地遊玩比較沒有阻力,但是身為一個菜販、公務員、外交官或是醫療人員的你,英文只是你的必備技能之一,他絕對不是影響你專業的最重要部分。

那跟實證醫學的關係呢?

是的,講話要有憑有據,尤其是治療病患,我們不可能有這麼多時間和這樣多病患的生命供你做實驗,所以我們要利用前人的付出,來增進後人的福祉,就就是文化的經隨,因此,我們要讓每一個醫療人員在進行治療時,都可以有一個依循的準則,而且是合理依循的準則,並且要快速、正確的去判斷他的真實性,以免受到一些既得利益者的誤導而產生偏差,這就是實證醫學發展的真諦。

但是在台灣,我只感覺的到,實證醫學變成了一個「高級查字典比賽」,還有印象嗎?小時候國小最愛玩的一種比賽之一,就是叫一群小朋友準備一本字典,然後給他一張考卷,讓查到注音或是部首最快速的小朋友勝出。但是你真的要那些小朋友解釋他剛剛查出來的那些字詞,讓他應用在生活中,我想能做到的應該微乎其微吧。

所以對於非常熱中實證醫學的藥師來說,一來缺乏基礎知識,二來沒有實際臨床經驗,再來是平常對於專業期刊的涉略不足,很容易就流入猛查字典的牛角尖中。

要知道,就算是世界一流的期刊,前幾名的專欄,也是會有一些技術性的操作,更何況,期刊社也再進步中,常常都會有更新或是其他意見出現,但是多半努力在「高級查字典比賽」的專業人士們,大概連reference的資料都沒有實際去查證過,相信我,天下文章一大抄的,絕對不是只有中國人。

比較不一樣的,是外國教育著重在思考,台灣教育著重在練習,我們從小到大的學習模式,被訓練成一個問題一定要有一個解答,似乎沒有解答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一樣,但是這觀念也許對生活中的瑣事有用,然而醫學,本身就是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科學,「今天你學到的知識,十年後可能會被推翻一半」(名言語錄~Dr Sydney Burwell),雖然說不能每一個東西都拿去親自做實驗,但是對任何事物抱持著懷疑和獨立思考,比什麼都重要。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最近也開始流行起來的「超級辦家家酒」:OSCE。

OSCE: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 客觀的臨床能力試驗,以客觀的方式評估臨床能力的試驗方式的一種。包含醫療面談及身體檢查的“技能”與“態度”的評估,特別是要維持其客觀性(objective)是很困難的,所以在以前被認為無法實行。這裡所謂“高客觀性”的評估指的是:不論是誰都能以相同的基準接受評估,答案正確與否的判斷並不會受到評分者的個人主觀所影響。在1975年由Dr. RM Harden等人所提出之OSCE,解決了客觀性的問題,也就能評估“技能”與“態度”。

簡單的說,就是不能再總是讓實習生直接接觸病患,要先將實習生在模擬訓練中教育完成後,在送他去第一線作戰。

聽起來很不錯呀,也為了病患權益做了進一步把關,而且也讓醫療人員多了一些訓練和應對能力,但問題出在哪邊呢?

很簡單,問題出在我們又走火入魔了,模擬演練是好的,但是讓沒有病的「教官」把自己搞出病,或是施加以一些外力或藥物造成疾病的臨場感,以求考驗學生的反應,我覺得就太過了。

演練畢竟跟實際接觸病患有所不同,對於學生來說,就算是在逼真的演練,他心底也會告訴自己,這是練習。但是實際對上病患,如果沒有培養好一種認真負責的態度,這樣的「超級辦家家酒」只會讓學生更態度輕忽和傲慢,人命絕對是要認真以待,不可兒戲的,但是不是只有病患的生命是命,正常人的生命也是活活的一條。

以前我常跟學生說,藥物本身沒有所謂的好壞,因為他只是被製造出來而已,真正決定這個藥物的用途的,是人!拿它去救人的,是人!拿它去害人的,也是人!

所以EBM和OSCE其實也沒有多大問題,端視你是用怎樣的心態去看待他,正好比我的標題:刀很鋒利,你可以拿它當手術刀拯救性命,但也可以拿它去對無辜民眾開腸剖肚,全部只是看你的心和你的決定而已。

螢幕快照 2010-10-20 下午11.05.48.p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樂小藥師 的頭像
快樂小藥師

快樂小藥師 Im pharmacist nichts glücklich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