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妳鍊帶的手錶,當妳將手錶拿下來時,冷冷的金屬會留著餘溫,那是妳身上的溫
度,連冷冽的金屬也被手腕上的溫暖所折服,甘願做熱情的俘虜。
    我時常天馬行空的想:如果把我的錶和妳的交換,是不是就能交換體溫,因為感覺
不到妳的心跳,所以溫習次要的。
    石英的輕聲震盪,追隨著妳心思的頻率,也許妳會問我,是不是我的私心讓妳睹物
思人,讓妳在每一次追尋時間的同時,一點一滴慢慢憶起我們的情誼。讓妳與我的時間
同步,這樣即使在漫長而無情的時空洪流裡,我也不會再錯過妳和妳的愛。
    向來都是這樣,受傷時會躲到保護的羽翼下,縱情的流淚之後,再去經歷另一次滄
桑,而我天生悲情的身軀,在每一次跌倒後難免受傷。
    記得在對愛情還是懵懂的階段,看了經典名片「愛的故事」,無知的我第一次看清
愛情的輪廓,彷彿在電影裡經歷了生離死別,愛恨情仇,隨著劇情高低起伏時而流淚,
時而破涕為笑。
    身染重病即將離開人世的女主角,竟不讓男主角見最後一面,她要他的心中永遠是
美好的形象,在最燦美的年華裡,女主角婀娜的身影將深烙在男主角腦海。
    我常在想,如果兩個人見了最後一面,「情」該如何割捨的下呢?而我的淚會怎樣
的流?也許女主角的選擇是對的,當她閉上眼,知道男主角將會永遠的記得—記得她。
    因為最後一面會在她的夢裡出現好多好多遍,但每次都沒能來得及跟她道別,都沒
能好好地看她一眼。
    打破距離美,故事裡的男女主角不復往日的樣子。我們反覆在心裡演練,再見時,
會是什麼情景?只怕妳問我:「好不好?」那一刻,我的淚會失去主張,放縱地奔流而
下。像妳手腕上的錶,殘留著記憶的溫度,我的淚,埋藏著跌倒的每一次傷口。「傷口
未癒,淚不停」我會這樣回答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樂小藥師 的頭像
快樂小藥師

快樂小藥師 Im pharmacist nichts glücklich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