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來

螢幕快照 2010-09-02 下午3.12.41.png

 

瑞典語:Stockholmssyndromet

Stockholm bank robbery

1973年8月23日,兩名有前科的罪犯 Jan Erik Olsson與Clark Olofsson,在意圖搶劫瑞典斯德哥爾摩內最大的一家銀行失敗後,挾持了四位銀行職員,在警方與歹徒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後,因歹徒放棄而結束。然而這起事件發生後幾個月,這四名遭受挾持的銀行職員,仍然對綁架他們的人顯露出憐憫的情感。

這兩名搶匪劫持人質達六天之久,在這期間他們威脅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時也表現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錯綜轉變下,這四名人質抗拒政府最終營救他們的努力。研究者發現到這種症候群的例子見諸於各種不同的經驗中,從集中營的囚犯、戰俘、受虐婦女與亂倫的受害者,都可能發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經驗。

Patty Hearst

1974年2月4日在加州柏克萊被美國極左派激進組織共生解放軍綁架,該組織要求赫茲家族發放4億美元的救濟物資給加州的貧民,否則就要殺害派翠西亞,赫茲家族發放部份物資,但共生解放軍並未釋放派翠西亞。1974年4月3日,她發表聲明宣布加入共生解放軍,並改名為「塔尼亞」("Tania",這個名字來自切·格瓦拉在玻利維亞游擊戰時一名女性同伴的姓名),4月15日她參與了共生解放軍在舊金山的一項銀行搶案,被聯邦調查局發布通緝令。1975年9月被捕,1976年3月20日因參與銀行搶案被判刑7年,但後來被美國總統吉米·卡特所特赦,僅服刑22個月便在1979年2月1日出獄。
出獄之後她與自己的保鏢伯納德·蕭結婚,婚後育有兩名子女。2001年1月20日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在卸任前頒布特赦令,撤銷了她的所有罪名。
後來的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家都將她的綁架事件視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典型案例。

Yvonne Ridley

Yvonne Ridley在2001年9月28日被阿富汗塔利班俘虜,在她的囚禁期間,她被一個俘虜要求轉變為伊斯蘭教; 雖然當下是拒絕的,但她承諾,她會在釋放後閱讀古蘭經。之後她遵守了這個承諾,讀了“古蘭經”尋找解釋塔利班對婦女的待遇,但得出的結論是沒有。 相反,她決定這是“婦女的大卡車 a magna carta for women”,說:“古蘭經清楚地表明,婦女在靈性,價值和教育上是平等的。大家都知道,伊斯蘭教是完美的。
她在2003年中期轉變為伊斯蘭教,聲稱她的新信仰幫助擺脫了破碎的婚姻,並被譽為“艦隊街的帕特森之石Patsy Stone of Fleet Street”

東西方的國情有異,斯德哥爾摩症“傳染”到東方後,產生了一些“變種”。東方人質落入劫持者的掌握後,對劫持者產生了更強的“心理上的依賴感”(大多數“以命相托”),然而他們的命運卻十分悲慘。

案例一:

1999年,中國福建省三明市發生過一起滅門慘案,一公司老總家全家遇害。案破後,警方對這家人的被害唏噓不已。案情經過是這樣的:搶匪闖進家門,宣稱只要服從,將不會傷害他們。但在捆綁家屬時,兒子與他們打了起來。女兒直叫別打了:他們又不會傷害我們。”“他們只是要點錢財。於是兒子停止了反抗。匪徒將他與其姐姐、保姆全部捆好,正當逼迫他們交出貴重錢物時,經理夫婦到家了,此刻時間約為晚上十點。父親一看家人被縛,沖上去以一敵三與搶匪搏鬥,因其身壯力大,加之是在拼命,搶匪一時還奈何不了他。這時兒子、女兒不斷在旁哀求父親:爸爸,別打了,他們只是要我們一點財產,不會害我們命的,你這樣子要把大家都害死了。父親聽女兒這麼說,遂停止了反抗,搶匪也將他捆綁起來。這時母親進了房,嚇得大叫起來,父子三人又勸她:這幾位兄弟只是要我們一點財產,不會害我們的,別怕!於是母親也停止了叫喊。搶匪把她也捆好並把一家人的口全部塞緊,在這之前,匪徒們因緊張都忘記了這點。接下去是逼問、拷打,匪徒得到存摺密碼及貴重物品後便將一家人(包括保姆共五口)全部殺害。

案例二:

1994年,三個歹徒在千島湖用獵槍、刀、斧劫持了一艘大型遊艇,將三十二個遊客(包括導遊及其他員工)全部殺害。此案的驚奇之處是遊客被騙鎖進底艙,歹徒打開船底閘門淹船時,艙內哭聲震天,遊客沖上去拼命砸鐵欄門,歹徒扔炸藥包,倒下去一批,又沖上一批……這裡有個疑問,現在被鎖住了才拼命,何不當初自由時拼命?三十多人齊往前沖,歹徒又能擊倒幾個?案後據罪犯招供,被鎖進底艙時,確實有部分遊客想反抗,但導遊和眾多有頭腦的遊客把他們說服了:聽他們的他們只是要財物,不會傷害我們的

案例三:

1976年,法航139次班機被恐怖分子劫持到烏干達的恩德培機場。以色列年輕婦女達維森是經歷這段地獄之旅的少數頭腦清醒者之一。據她回憶,劫持過程中,留給她強烈印象的不是恐怖分子如何兇神惡煞,如何毆打、虐待旅客,而是每當恐怖分子的頭(達維森認為此人相當陰險狡猾)發表演說,全機艙裡一片掌聲。達維森非常討厭這些掌聲,她寫道:

這些年來,我一直不能理解大屠殺。年復一年,我讀了關於這個問題的材料,看了這類電影,聽了那些聳人聽聞的證詞,但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猶太人竟那麼平靜地走進煤氣室?為什麼當他們一無所有的時候,他們還像綿羊一樣去任人宰割。我需要經歷恩德培的一場惡夢之後才能理解。現在,只是現在,我才理解。當人們想活命時,是最容易受騙的……

 

甚麼樣的人會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據心理學者的研究,情感上會依賴他人且容易受感動的人,若遇到類似的狀況,很容易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1. 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2. 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體認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3. 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4. 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會經歷以下四大歷程:

  1. 恐懼:因為突如其來的脅迫威嚇導致現況改變。
  2. 害怕:壟罩在不安的環境中,身心皆受威脅。
  3. 同情:和挾持者長期相處體認到對方不得已行為,且並未受到『直接』傷害。
  4. 幫助:給予挾持者無形幫助如配合,不逃脫,安撫等;或有形幫助如協助逃脫,向法官說情,一起逃亡等。

 

我很喜歡一個醫師的形容:誰有迷魂招不得~~

很貼切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