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大愛巨蟹男

如果說到哪個星座男是最殺女人的,就不得不說到巨蟹男了。

怎麼殺呢?默默地殺,鳥來伯覺得,巨蟹男最會的一招就是不來明的,他越是默默地來,越受女人注意。

例如在聚會裡,當別的男人都張牙舞爪地展現自己時,只有巨蟹男會靜靜杵一旁做自己的事。他不是發痴呆的安靜,而是會找事做,例如,到角落吃東西、聽別人說話或傳簡訊,像個安靜玩玩具的乖孩子。活動結束時,大家都攪和著打屁哈拉,只有巨蟹男默默地幫忙主人收拾場子,替喝醉的朋友叫計程車並且記好車號,完全像個慈濟師兄般善體人意。

女人,尤其是鳥來伯的眾多美女朋友,實在很難躲過巨蟹座這點。

有時,整桌五、六個大男人,只有巨蟹男不像其他男人拿著菜單對女服務生問東問西,反而贏得辣妹女服務生的青睞,頻獻殷勤問:「先生,需要什麼服務嗎?先生,要不要多麵包或酒……」搞得其他更亮眼的男人傻眼,不禁思忖著:這傢伙看起來既不稱頭也沒殺傷力,怎麼受到的禮遇與關注比我多?

其實,女人遇多了獻殷勤的蒼蠅,反而會對巨蟹男這種窩在角落畫山水國畫的修行者特別感興趣,這不動如山的礦物,跟萬人迷比起來,多了一點「弱勢」的競爭力,他們那種看似求援的眼神,總讓女人忍不住想「秀秀」,讓他們倒在自己溫柔的港灣裡停泊。巨蟹男尤為惦惦吃三碗公,隱而不顯的情場殺手。說實在的,鳥來伯畢生唯一撲倒的男性,就是巨蟹男,雖然我不是美女,但是男人放著現成的菜不吃,人家當然也會怕菜涼掉啊,不湊到他嘴邊怎行?

聰明的巨蟹男有時候比雙子座更像「雙頭獸」——意味著:除了獵殺鳥來伯這種大女人外,軟弱的小女人更容易因為「同類相吸」而接近他們。像鳥來伯的妹妹是個很愛哭夭的雙魚女,巨蟹男照殺不誤,從「被照顧者」變成「照顧者」,溫情洋溢,愛感動天。所以,不管遇到叫罵組或愛哭組的女生,巨蟹男都有辦法默默把之操之。

巨蟹男的「溫情」有時比「熱情」還能讓女人的心思百轉千折,就連鳥來伯這種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也會為其左右。舉例來說,鬼混完要回家,巨蟹男會讓女人選擇:「要叫車子送妳回去,還是……」鳥來伯是有幾分認真,內心多少還是邪惡地期待巨蟹男能強制性地引誘我;但我又不想被當成玩伴,只好說:「幫我叫車吧!」巨蟹男於是揮手攔車。過了幾天,他打電話來,有點惋惜地說:「那天……妳就那樣回家了……」啊!那無辜的語氣,讓再巧奸的女人也會胸中一片波濤洶湧:「喔!或許他對我也是認真的……」(鏘!中計!)

巨蟹男堪稱「以退為進」第一把交椅,這是男人誘惑女人的上乘!他們總是採取觀望的態度,避免傷害的發生。正式交往時,才會發現他們「借力使力」的本事更是出神入化,可能只是情感上的一點小挫折,他就會哭夭得很嚴重,把自己化身為八點檔的悲情男主角,最後連朋友們都看不下去了,紛紛跑來指責鳥來伯的利嘴。明明是他對不起人耶,但是他卻抽抽搭搭又淚眼汪汪,反而搞得我內疚了起來,好像不原諒他就是對不起他了,跟電影《史瑞克》裡那隻裝可憐的貓咪一樣,淚眼汪汪回眸殺死一缸人。所以,雖然不能論定巨蟹男不會花心,但,總有不少母性氾濫的女人想主動關心他們。

跟巨蟹男戀愛還算安心穩定,他也變不出啥好把戲,約會大半都窩在家裡東摸西摸等發霉。偶爾鳥來伯想出門吃點別的東西,傻乎乎的巨蟹男竟然從他家裡冰箱包來他老媽做的菜,連碗筷都帶來,溫馨歸溫馨,但是三、四次溫馨之後就只剩「瘟心」。女人要的「別的東西」,並不是「別的菜色」,而是「別的約會方式」啊!還有一次情人節禮物,我竟收到一個不沾鍋哩,巨蟹男還不是普通的平凡中見偉大!

大抵來說,他們算是很善解人意的。工作不順時,回到家跟溫柔的巨蟹情人抱怨,往往可以得到滿滿的呵護、寵愛與保護,只是有時撫慰到一半,好死不死觸動到巨蟹男的內心世界,他就會如同「真情指數特別來賓」附身,不厭其煩地把過往的受傷經驗與心海翻騰再說一次,原本「被安慰者」的鳥來伯只好轉而安慰他,不過因為早就聽了一百次,所以不小心打了呵欠——啊!完蛋,他又心碎了……

雖然巨蟹男是這麼的敏感,靜靜的不發一語,但混熟了,他也蠻瘋癲的,有時會想辦法偷偷展露才華,例如大家在聊天時,巨蟹男就會突然拿把吉他摸出來唱歌,這時候的他的確很靦腆可愛;不過,如果大家沒注意到,沒馬上誇獎他,巨蟹男就會瞬間失落。總之,耍寶不能用在他身上,因為你一旦露出無聊、多餘、演夠了沒……等等單刀直入的表情,糟,他又受傷了!身為女友,要負責搞定他們忽上忽下的心情,有時候比做愛還操!

咦?做愛?這字眼好陌生呀,巨蟹座在這一點上,還真殺不太到女人唷!

資料來源:Pchome電子報~星座男女系列

    全站熱搜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