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2-12-27 下午6.56.31  

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台灣的民主是這樣的專制。

花別人的錢之前都不需要問過一聲,想花就花,是啦,花別人的錢總是比較不手軟。

螢幕快照 2012-12-27 下午7.30.20  

我剛聽到這個新聞時,立刻就隨機問了身邊約50個朋友,贊成:不贊成=50:0。

當然,你可以說的隨機抽象不準確,但是我想這樣的比例應該也可以說明點什麼吧!

我不知道台灣要通過這項法案是不是需要民意支持,還是政府單位和立委諸公自己說了算。

就算要公投,我也沒有收到過通知單。

在這邊我想要請大家協助我,幫我查出這項法案事由哪些立委投同意票通過的。

我希望大家使用您神聖的選票一起抵制他們,只要是他們出來競選,千萬不要投給他們。

除非你的錢很多,多到可以供養這些殺人兇手或是作奸犯科的人健保費,

請參考:

 

不正確的仁慈,是更深沈的殘忍~談死刑

不過我在這邊要請你記住一件事,他們已經花你的錢爽爽的坐牢了,現在你還要付他們的健保費,而且他們如果出獄之後,可能會繼續傷害你或是你的家人。

當你成為受害者之後,也千萬不要想著有人會幫你或是替你說話,因為台灣最偉大的人權團體:廢死團體,他們就算出面講話,也是幫那位傷害你的兇手:

問問廢死團體

最後,給大家看一個故事:

這個國家需要團結,不能少你一個鏍絲釘。
(引用出處:http://hi-on.com/roller/ashinakhan/entry/20080318) 原作者:Ashinakhan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當納粹黨人搜捕共產黨員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後來,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左派份子)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後來,他們搜捕工會份子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然後,他們搜捕猶太人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說話了。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