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nch-pharmacy  

歐盟整合成功以後,歐洲成為一個經濟共和體,不過至今歐盟各國針對各項法律與不成文規仍在不間斷地調整中。一向以社會福利制度健全著名的歐洲各國在這方面,也面臨了新的問題與挑戰。這次我們要為大家介紹時尚之國 - 法國藥妝業界之現況,同時簡單地說明法國的健康保險制度現今的改革重點。

法國醫療保險現況
    法國的健保制度,與台灣的健保有著很大的差異。在法國,民眾一定要到與「國家社會健康保險局」合作的藥局買藥,因為這樣才能馬上獲得給付。來調劑的民眾在付費前得先出示「社會健康保險卡」,藥師會在當場依藥品給付的不同類別,自動打折35%~100%。而法國的調劑藥局亦會幫來調劑的民眾填好申請表格與處方箋,寄到「國家社會康保險局」。至於其他不必領藥的部份,民眾則需要自己做這些動作。第一次給付會以寄支票的方式給付,民眾在附上自己的銀行帳號,申請自動轉帳後,往後的給付,錢便會自動匯入戶頭。在錢進戶頭的二~三週後,法國的「國家社會健康保險局」會寄出給付明細表給民眾。

民眾如果想要在醫療費用方面得到完整的保障,(因為在法國配眼鏡及裝假牙的價格很昂貴,而健保在這方面只提供很低的給付),通常都會再保民間公司的醫療險。法國保險公司之醫療險所給付金額是在去除國家健保補助的35%~80%之剩下的百分數來做有條件的給付。各家保險公司之醫療險的保費則依保險的內容來區分,一般都依照被保人的年齡、健康狀況、以及國家健保給付的百分數來訂定。如果投保的是較便宜的醫療險,那麼民眾在住院之前須先付金額不等的押金,出院時還得自己負擔一些費用。

除此以外,法國的健保局也規定,民眾看病初診必須先經過家醫科或診所,再由醫師視需要轉薦到其他專科,要不然應付的診療費,將無法按社會保險的最高額度報銷,不過精神科等特殊專科則不在此限。而關於醫藥品的自付額與償還比率,則是由法國製藥業界的代表委員會與政府經過協議以後,再公開決定。

法國醫師與藥師間的責任關係
    在法國,患者是不可能在看完病以後在診所就領到藥的。法國的民眾想要買到藥品,只有經過藥局內的藥師一途。法國藥師們被付予管理藥品的權力,藥師有權拒絕民眾的調劑要求,只要藥師認為處方箋上的處方不安全,就可以拒絕調劑。因為在法國,如果有民眾因為服用處方藥而引起安全問題,被追究法律責任歸屬的是調劑的藥師,而不是開出處方箋的醫師。

由於這種責任分配,法國的藥師們完全站在保護民眾的第一線上,同時也等於是關鍵。由於處方藥所引起的安全問題之責任是藥師承擔,所以藥師們在調劑時,對於處方的安全性把關得極為嚴格。而醫師雖然看似被減輕了社會責任,但這種責任分配制度,反而使得醫師得負更多專業責任。因為患者在要求藥師調劑時,被拒絕調劑,可想而知一定會轉回開出處方箋之醫師處提出質疑。法國的這種做法,讓醫師與藥師都分別得正視自身在專業立場上,對民眾負起應有的責任。

法國的藥局與“泛藥妝”
    在法國,只有藥局(pharmacie)才能販賣藥品。同時成份中含有藥物成份的化妝品,也只有在藥局才被准許販賣。而法國藥妝市場另有一種不同型態的店舖,就是“泛藥妝”(parapharmacie),“泛藥妝”店內完全不能販賣藥品,因為它不是藥局。但日本與台灣民眾觀念中的「藥妝」,也就是H&BC與健康食品、營養補充品的部份,在法國是“泛藥妝”的領域。在法國所謂的“藥局”就完全屬於醫療的層面,而“泛藥妝”則扮演「保持與維護健康」的角色。也就是說在法國「醫療藥品」與「可以幫助維持健康的商品」是徹底被分開來的。就算是美容保養品,只要其中成份被認定為“醫療級”,“泛藥妝”店便無法販售。台灣最近流行、並在藥妝店內做開架販售的「醫療級保養品」,在法國只有藥局才能展售。

     但不是說“泛藥妝”的店就沒有執業的駐店藥師了,法國大型超市龍頭 - 勒克萊克集團(E.Leclerc,與台灣網路內開始流行的藥局化妝品品牌蕾克蕾“T.Leclerc”無關)由於以葡萄牙為首的歐洲各國政府開始檢討,在藥局以外的零售通路中開放藥物販賣的關係,已經開始在集團類的“泛藥妝”店內配置駐店藥師,以求一旦法國政府政策轉變後,可以在市場上搶得先機。因為健保局財政結構漸漸發生問題,今後對於藥品的償還性給付的百分比很可能一路向下滑,民眾對於「便宜地買到藥品」之需求聲量越來越大。法國對於藥師在藥局執業的規定,雖然還不允許一位藥師同時經營多家藥局;但是對於多位藥師共同經營複數藥局,則已經認可。雖然在法國這領域才剛萌芽,但是由多位藥師共同經營的組織化藥局也只有數家。可是面對著政府放鬆藥品零售規範的傾向,勒克萊克集團正積極在旗下的“泛藥妝”連鎖內進行準備工作。

法國藥師在“泛藥妝”店中的角色
    在法國藥局內執業的藥師們,肩負有為民眾健康把守安全關卡的重大責任。而隨著各“泛藥妝”業者開始在自家店舖內配置駐店藥師,今後在“泛藥妝”店中執業的法國藥師人數只會增加不可能減少。那麼,到法國政府放鬆藥品零售規範為止,在這對於藥師們的立場來說,算是大轉變期的期間以內,在“泛藥妝”店裡執業的藥師們是扮演著什麼樣地角色呢?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先從龍頭勒克萊克集團的觀念開始看起。

    在全歐洲都有版圖的勒克萊克集團,對於歐洲各國的藥品零售規範放寬度有著很深的認知。在最近除了葡萄牙之外,義大利也放寬了藥品的零售規範,雖然還只停留在OTC方面,但在今年法國政府很可能會調整對藥品零售規範的步調。所以,針對法國民眾在未來對於OTC要求更適當地價格的呼聲,勒克萊克集團現今正致力於藥師求才與進行藥師訓練上。尤其是法國的“泛藥妝”店中所販售的商品範圍極廣,就算是在還無法販售OTC的現在,進入“泛藥妝”店工作的藥師們也還是需要本部的情報提供與教育。

同時在法國,因生活習慣而引發的慢性病也廣受大眾關心,為了建立起在“泛藥妝”店內推廣自我保健觀念的概念,即使是在目前防守範圍還只限於健康食品與營養補充品,但對在“泛藥妝”店內執業的藥師們,勒克萊克集團有著積極的培育計劃。勒克萊克集團旗下的“泛藥妝”店,也已經開始了各種為了法國民眾關心的健康話題所設計的活動與講習會。而在“泛藥妝”店執業的藥師們,因為不必面對調劑業務上所必須負的法律責任,在心情與工作意識上與在藥局執業的藥師們比較起來,更能把精力完全用在保健諮詢與建議上。雖然不能透過“藥物”這個專業管道,可是在民眾的日常生活方面,卻更能盡到「推廣自我保健意識,守護民眾健康」的預防醫療之使命。

至於在“泛藥妝”店執業的法國藥師們之願景是什麼呢?這得從已在“泛藥妝”店執業的法國藥師的工作現況來看。以勒克萊克集團旗下的“泛藥妝”店來說,單店之駐店藥師都是複數,雖然法國法律並沒有要求“泛藥妝”店內必須有駐店藥師存在,但是勒克萊克集團旗下的“泛藥妝”店,在此執業的藥師們都全心地把心力投注在與顧客的溝通與回答諮詢的要求。他們認為雖然“泛藥妝”店不被允許販售藥品,但以身為藥物專業者的立場,能夠在“泛藥妝”店內解答民眾對藥品與關於如何自我保健的疑問,其實是開拓了法國藥師在工作上的一個新活躍範圍。

經過本部的教育訓練課程,他們對於店內的「非藥品」都擁有豐富的相關知識,同時能夠將這方面的知識與自己的藥師專業知識結合起來,對民眾提供多方面的諮詢。另一方面,他們也都認知到自己是將來藥品零售規範放寬後,將會第一批體會到新任務的法國藥師,因此對未來充滿期望與責任感,這種責任感不僅是對於推廣自我保健觀念,對於其它的藥師而言,這種型態的工作模式是提供另一個選擇的機會。

歐洲各國目前的狀況與法國情形類似,因為長年來的優厚醫療社會福利,使得國家健保局的財務漸漸無法再負擔過多的費用之情形正在持續進行中。雖然國情與民眾對於醫療費用之負擔習慣都不一樣,但從台灣這陣子的健保狀況來看,其實本質上的動向是類似地。法國在“泛藥妝”店內執業的藥師們不受傳統觀念拘束的新思考方式,對於健保情況不明朗的台灣藥妝業界來說,是在人才培育與經營上可以做為正面參考的思維。

出處:CIMS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