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45a801jw1e4lket708ij206o06n74c  

雖然不願意這樣說,但是會為覺得只要吃素就是不殺生的人,基本上就是生物學沒有學好加上自我執念很重的人。

 

因為看不透事情的真理,所以只好用制約的行為主義來約束自己,好讓自己得到一點心理上的救贖。

今天不想扯太多,只是要陳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因為「不殺生而吃素」跟因為「吃素而覺得不殺生」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概念,不只是實質表現的差異,就連心理層面也是從出發點就大相逕庭。

吃素能阻止動物被屠殺的理由是不正確的。但是能夠以慈悲心為起點而吃素是值得讚揚的,但我們必須避免對素食行為表現得太過極端。

不變詞經2.2經

迦葉佛答道:「殺生、傷害、偷竊、說謊、欺鳊、邪淫, 這些才是腥臭, 而不是因食肉才會帶來腥臭。

那些傲慢、無禮,背後中傷他人,險惡,不懷好意、吝嗇,這些才是腥臭,而不是因食肉才會帶來腥臭。

憤怒、驕傲、固執、含敵意、欺騙、 妒嫉、誇大,這 些才是腥臭,而不是因食肉才會帶來腥臭。

那些敗壞道德的,好中傷人的、虛偽的,他們是人類中最惡毒的,所作的都是惡業。這些才是腥臭的,而不是因食肉才會帶來腥臭。

律藏裡的參考:

波羅提木叉: 波逸提 39
在僧團戒律裡,一位僧人是不允許索取自己所偏好的食物。可是,如果該僧人身體不適,在波羅提木叉(僧團的戒律)裡他是可以破例的。在這種情形下,該僧人可以要求乳類產品、油、蜜糖、糖、魚、肉...明顯地,僧人是可以吃魚與肉的。

律藏:第四部4
生病的僧人也可以飲食清肉湯。

律藏:第一部5
有一次一群僧人從靈鷲山下山時看見一些獅子所吃剩的獵物,他們把這些吃剩的肉拿回去煮來吃。還有幾此,一些僧人看到老虎吃剩的獵物...豹子吃剩的獵物....等等。他們把這些吃剩的獵物拿回去煮了吃。
後來那些僧人不敢肯定他們這樣做是否犯了偷戒。佛陀饒恕他們說,拾取動物所遺留下的東西不算是犯下偷戒。從這些例子裡我們看到僧人吃肉,但佛陀並沒有批評或者反對他們的做法。

律藏:第二部6
有一次一位阿羅漢蓮華色比丘尼獲得一些熟肉的供養。隔天,她把熟肉準備好,然後拿去佛陀處供養佛。有位僧人代佛受下了供養,並說佛陀嘉許她的行為。這顯示當時佛陀也是食用肉類的,不然那位阿羅漢比丘尼就不會把熟肉供養給佛陀。

律藏:第五部7
提婆達多策劃陰謀欲離間僧眾。他叫佛陀實施五項戒條,其中一項是不准僧人吃魚和肉。

回到生物學層面,雖然我常常強調,植物也是生命,不過有些人會說植物、細菌、病毒等不算是殺生。

 

也行,所以我今天準備了一個影片:

  

如果吃蟲你也可以說是不殺生......

當然,這種事情本來就是隨人講,你高興就好了。

 

不過我在這邊要提供一點演化學的資料:

Evolution of the human lifespan and diseases of aging: Roles of infection, inflammation, and nutrition

Atherosclerosis across 4000 years of human history: the Horus study of four ancient populations

研究黑猩猩的靈長類學家計算,在他們一年的飲食中,肉類只佔5%或更低,在烏干達的研究也顯示,動物脂肪只佔他們一年食物乾重量的2.5%。

學者表示,最有可能的狀況,是早期人類飲食也多是以植物為主,然而在250-340萬年前,我們祖先把動物性蛋白質納入飲食之中,從衣索比亞的遺址可以看出來,人類早期使用簡單的石器宰割羚羊等大型蹄類哺乳動物,將骨頭敲碎取得充滿脂肪的骨髓,切下肉條,並在股骨和肋骨上面留下明顯的刻痕。

到了大約180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因為器具的進步,積極獵捕大型動物,並把整隻獵殺的動物帶回營地。

豐富的蛋白質與熱量刺激了大腦的增長,但同時也帶來了感染的風險,同時也因為這樣的感染風險,促使人類的祖先能應付病原體攻擊,而能得到存活較久的適應特徵,並讓這些特徵散佈到族群之中。

人類的祖先經常吃肉,讓病原體可以透過幾個途徑感染:

1.吃死亡的動物屍骸和生食內臟的人類,同時吃下許多感染性的病原體。

2.圍捕大型動物時,發生創傷,撕裂傷,骨折的機會增加,這些傷口也有可能造成致命的感染。

3.人類大約在100萬年前開始熟食,也會因為每天吸入的燃燒木材產生的煤灰粒子,產生致病風險。

4.燒烤肉品雖然有助消化,但是化學反應糖化後的最終產物,卻會導致糖尿病的疾病。

5.人類約在1萬5000年前開始農牧業,畜養山羊、綿羊、雞、豬、牛,因為與動物接近,被動物身上細菌感染的機會也增加,而在定居於群落之後,人類和牲畜的排泄物也會污染該處的土壤及水源,讓病原體滋生。

 

如此肉食帶來的風險,1751年的瑞典數據顯示,人類依然壽命大於黑猩猩,儘管人類與黑猩猩基因組合有99%相似,但是在剩下的1%中,有非常高的比例基因經過了正向選擇,與宿主防禦和免疫力息息相關,特別是防禦系統中的發炎反應。

正向選擇偏好族群的生存與繁衍有益的基因,可以讓這些基因在族群中更為普遍,在天擇的過程中,DNA序列會留下獨特的標記,學者推估,天擇與DNA讓人類取得更強化的免疫系統,來對抗微生物的威脅和經由肉食帶來的健康風險,進而讓壽命延長。

對抗入侵組織的細菌、病毒和微生物時,人類的防禦系統會有兩種反擊:先天免疫與適應免疫。

先天免疫是最快反應的機制,他會立即到達入侵現場與傷口,消滅病原體,讓受損組織癒合,這些對於威脅的基本反應都是相同的。

相對的,適應免疫啟動速度較為緩慢,會針對特定的病原體採取不同反應,並產生能終身預防入侵者的免疫記憶。

發炎反應是先天免疫的一部分,他會在組織受損或被入侵時作用,大約2000年前的醫師Aulus Cornrlius Celsus就已經描述發炎的四種症狀:紅腫熱痛。

其中的熱就是粒線體釋放熱量,因為多數的細菌無法在高於40度的溫度下生存,所以這是細胞的殺菌方式。

而腫脹就是受所細胞釋出化學物質,讓血球滲漏液體到鄰近組織,產生隔離的效果,藉此保護剩下的健康組織。

宿主防禦相關基因與apolipoprotein E(Apo-E)有關係,這個基因操控著脂肪的運輸與代謝,還有大腦的發育和免疫系統的運作。

人類有三個獨特的基因,其中以apo-E3和apo-E4最普遍,Apo-E4的基因與黑猩猩的相似,有可能是2000萬年前人類剛出現時一起演化的。

人類的APO-E4有幾個關鍵胺基酸與黑猩猩不同,能誘發強烈而且急性的反應,進而促使一些蛋白質的製造,像是讓體溫升高的interleukin-6,能誘導發燒及抑制病毒複製的tumor necrosis factor α ,具有這種增強防禦基因的遠古兒童,比較能戰勝與食物一起吃入和環境中的微生物。

當人類離開樹林進入到草原中,接觸感染的機會大增,草原裡面充滿了動物的糞便、蟲隻,還有尖利碎石,但人類當初還是赤腳行走。

此外Apo-E4對於早期人類還有一個益處,這個基因會促進腸道吸收脂肪,並有效的將脂肪儲存於組織當中,當獵物稀少捕獲不到食物時,擁有這個基因的人類就可以利用之前儲存的脂肪,增加存活機率,即時到了現代,具有apo-e4基因的兒童都比缺乏的佔有優勢,研究指出,住在巴西貧民窟的兒童,如果帶有Apo-E4的基因,因為大腸桿菌或是梨形鞭毛蟲感染引起腹瀉的次數明顯減少,智力成績也比較高,這是因為膽固醇吸收較佳的結果,大腦神經發育需要大量的飲食中的膽固醇。

 

千萬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要你現在就衝去吃到飽,大魚大肉一番,均衡飲食才是最推薦的。 

如果你還看的下去,參考一下這篇吧

本性與人格

希望那些執迷於制約主義的人可以多了解一下所謂的生命在佛法中的意義,因為生命是時間的累積,所以浪費時間如同殺生;相同的,隨便浪費物品也是殺生,因為物品是大眾的資源,是聚集大眾的因緣而成,所以浪費時間,破壞物質,都是廣義的殺生。

死亡並不代表什麼都沒有了,死亡只是這一期生命轉換成另一期的生命,
死亡只是一個環節,死亡只是一個蛻變,死亡是另外一期生命的開始,生命的本體並沒有改變。

殺生在佛家的說法,是指濫殺。

    文章標籤

    吃素 宗教 殺生

    全站熱搜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