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wn_260x146.JPG  

研究認為打呵欠可冷靜頭腦,但是,打呵欠真的是一種社會線索嗎?

我們為什麼會打呵欠?每個人都會打呵欠,大部分的脊椎動物也會,它當然有某種有用的功能,但也是自古以來困擾著科學家的議題。現在,有一系列實驗發現打呵欠有著令人驚訝的原因─可以冷靜頭腦。
  
  Princeton大學的Andrew C. Gallup博士蒐集了老鼠、鸚鵡和人類的資料,所有資料都支持這個冷靜腦部的假設,他列舉了一些基本觀念:當你開始打呵欠時,下巴的強力伸展會增加頸部、臉部和頭部的血流;打呵欠時深呼吸會促使脊髓液和腦部血液往下流;嘴巴吸入的冷空氣使這些液體冷卻。
  
  Gallup博士表示,這些歷程整合起來的作用就像散熱器,從腦部移除過熱的血液、從肺部和四肢導入較冷的血液,因此冷卻了腦部表面。為了解決疑問,Gallup博士提出了比醫學文獻中更精細的解剖描述。
  
  Gallup的理論預期比較冷的外在空氣冷靜腦部的效果優於熱空氣,因此身體在處於冷空氣時更容易打呵欠,而在熱空氣環境下比較少打呵欠。為了測試這項理論,Gallup博士的團隊兩次前往亞利桑那州的土桑市,一次在戶外氣溫只有71.6℉(22℃)的冬天,另一次是在氣溫98.6℉(37℃)的初夏。
  
  研究人員請80名行人看別人打呵欠的照片,當我們看到別人打呵欠時,我們往往也會打呵欠,果然,在天氣較冷時,有45%的人看到別人打呵欠的照片後也打呵欠,但是,較熱的天氣時,只有24%的人看了照片後打呵欠。此外,如果人們在天候較冷的戶外比較久,更會打呵欠,如果在熱天的戶外比較久,則比較不會打呵欠。
  
  這些結果呼應了Gallup博士團隊之前的研究,當時發現虎皮鸚鵡在冷天時比熱天時更容易打呵欠,也支持了一項老鼠研究,老鼠的腦部在打呵欠時比較冷卻。
  
  Gallup博士指出,這個打呵欠冷卻腦部的理論是唯一可以解釋這些實驗結果的理論,但還不足以說服相信其他理論者。日內瓦大學的Adrian G. Guggisberg醫師認同Gallup博士的論點,室溫改變會誘發打呵欠,但他對腦部冷卻理論則持保留態度,對於Gallup博士在土桑市進行的研究他有不同的詮釋。
  
  Guggisberg醫師表示,事實上,高溫抑制打呵欠,意味著我們需要它時卻無從得知,因此必須有流汗等其他調節體溫的方法,不清楚我們為何需要一種需要時卻失敗的調節方法。
  
  打呵欠的理論學者分成兩個陣營。像Gallup博士這派學者表示,打呵欠必定有一個生理原因且有生理助益。另一派學者則認為,打呵欠是一種提供多種社會效益的溝通型式。
  
  Guggisberg醫師偏好打呵欠的社會理論,他認為打呵欠的生理效益太小,不足以在演化中持續,但是,他將打呵欠的傳染影響視為關鍵線索,他指出,人們越會發生傳染性打呵欠時,他們的社會能力和換位思考更佳;對於人類來說,打呵欠顯然有社會效益。它也許是一個無意識的行為,也不清楚打呵欠可以溝通或實現什麼,但是,它顯然傳遞了一些訊息,而對腦部網絡或行為有一些影響。
  
  Guggisberg醫師表示,不同文化中,打呵欠被視為想睡或無聊,打呵欠就像告訴其他人,某人正經歷一個略微不愉快的經驗,但不是立即的威脅。Guggisberg醫師等人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寫道,我們或許習於「打呵欠主要是有社會效益,而不是生理效益」這個觀念。
  
  Gallup博士認為,不論打呵欠溝通的訊息為何,到目前為止,它還不明確,難以納入整個演化史。Gallup博士表示,不是他不認為打呵欠有任何社會功能,因為它確實有傳染性,但我們必須將它視為受到我們無法控制之生理誘發的一個過程,如果是在會議中打呵欠,也不應被視為是不敬或是污辱講者的現象。
  
  研究刊載於8月28日線上版的Frontiers in Evolutionary Neuroscience期刊。
  
  資料來源:http://www.24drs.com/webmd/chinese_t.asp?page=1&who=091e9c5e808ca1f5

    文章標籤

    WebMD 打呵欠

    全站熱搜

    快樂小藥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